首 页 如东新闻 视频新闻 广电概况 领导介绍 学习园地 图说广电 暂行文件 记者风采 广电先锋 节目预告
如东快讯
首页优秀节目广播优秀节目 >  正文
守 望 心 灵
【发布时间】2009/10/13 9:36:53 【浏览次数】 【编辑】 【作者】

 

听众朋友,20081110号,江苏省第三届紫金山文学奖隆重揭晓,我省著名作家毕飞宇、苏童和叶兆言分别获得该奖的长篇小说奖、短篇小说奖和散文奖,我县作家刘剑波则摘取了这一奖项的中篇小说奖。“紫金山文学奖”是江苏文学的最高奖项,每五年评选一次。刘剑波的获奖作品,是一部5万多字的中篇小说,小说的题目叫《哭泣》。评委会对这部作品的评语是:“富于想象力、创造力和浪漫主义情怀,给读者提供了新鲜的审美经验,语言个性鲜明,风格独特”。今天的节目,我将带您走近刘剑波,让你近距离地了解作家刘剑波和他的小说,共同分享他的成功,品尝他创作生涯的酸甜苦辣。

 

(音乐间隔)

在人民文学出版社最新出版的《中国文学史》上,我看到了刘剑波的名字。书中对刘剑波小说的创作风格、技巧和形式进行了分析,认为他的小说不满足于对生活和现实表象的书写,而在文本中表现出了穿越生存表象而直抵生存本真的愿望,使得他的小说对人类生存的关怀总是透发出一种浓重的哲学意味。同时,《中国文学史》还将刘剑波与毕飞宇、东西、鲁羊等人一起列为哲学型作家的代表人物。

 

刘剑波是一名报纸记者。第一次看到刘剑波的名字是在《如东日报》上,一篇题为《画生命中最美的图画》的通讯深深打动了我。文章语言精美,感情丰沛,生动地描写了一位去会宁支教的小学老师,热爱教学工作,把山区的孩子当成自己儿女的感人故事。而第一次接触刘剑波,则是在一次集体下乡采访中。这次和他一起去采访,留给我的感觉是,这个人很孤僻。后来相处久了,他说,他时常过分沉湎于内心,而冷淡了与别人的交往,这种性格决定了刘剑波在任何场合都不会有太好的人缘。作为作家,这种孤僻,赋予了他冷峻的气质,也使他的小说富有思辨色彩。这些,我们可以从他的小说里感觉得到:

 

刘剑波小说赏析:这就是那个山里伐木时有点腼腆的苏北佬?这就是那个在归港的日子里,倚在窗口吟诗的男人?女人用无比崇敬的目光注视着舵楼里塑像似的男人,觉得自己即便用这一世所有的爱,也爱他不过来呀!同时,又觉得自己身体内裂变出一种从没感到到的力量,这力量将她的恸弱一扫而光,自己好像脱生成另一个人,这个人对她是多么陌生,又是多么熟悉。她被一种强烈的情绪感动得流下泪来。

 

男人在紧张地操船的时候,没忘了问她:“怕么?”

 

“怕!”女人嗔道。

 

“要是你天天看到,就不怕了!”男人说。

 

女人想了想,就肯定了男人的话。

 

但她想像不到,要是自己这一辈子都生活在海上,自己会是哪样的。不过,她也会像男人那样爱海,也会像男人那样说,要死就死在海里。

 

原来,死并不害怕。它需要你的,并不是悲伤啊。】

 

这是刘剑波第一部小说《海的诱惑》中的一段文字,当时,他还是一位乡村教师。

 

【刘剑波:发表第一部作品的时候,我正在农村中学做老师,当时比较孤独寂寞,偶然一次,在台湾报纸《中国时报》上看到征文,当时抱着尝试的心态,写了2万字的中篇小说《海的诱惑》,内容很简单,写一个从山区过来的女人,嫁到海边,但海边的生活非常不适应,后来又回到山区,回到山区后,发现非常怀念海边,无形中对大海有了感情,最后又从山区回到海边,我就写人物在这个过程中细腻的心理,当时非常顺利,时隔一个月就在《中国时报》的显著位置进行了连载

 

《海的诱惑》是一部较为传统的作品,无论是意蕴和形式都是如此。它通过一个带有传奇色彩的故事讲述了人对自然,也就是作品中的海和山的依恋,语言优美,甚至富于童话的味道。作品以深沉低缓的语调设计了许多动人的场景,显示了作者写实的基本功,在当时的中国文坛产生了一定的影响。

 

刘剑波说,之所以写小说是因为感到孤独。

 

处女作的成功,激起了刘剑波对文学创作的兴趣,也使他的内心不再孤独。之后的几年,他一直坚持业余写作,陆续在《人民文学》、《十月》、《花城》、《大家》等著名的文学刊物上发表作品近100万字,尤其是1994年,共发表了14部中短篇小说。他的小说以深厚的思想意蕴、圆熟的艺术形式饮誉中国文坛。

 

刘剑波:我的高峰期是在90年代,从9496年,甚至可以延续到98年,这几年中,我每年都在著名刊物上发表10多万字。94年发表短篇《船的诱惑》获中国延安杯文学大赛唯一的一等奖,后被人民文学转载。96年,在《作家》上发表的中篇小说《在步道中永恒》,在评论界影响很大,文学报发表了好几个评论家的文章。96年,在被称为中国文学的白领刊物《大家》上发表《金戒指遗址》,引起很大反响

 

细细品味刘剑波90年代的小说创作,你会发现,他不仅有扎实的生活功底,而且有较强的社会责任感和对生活所葆有的激情,以及敏锐的洞察力。更重要的是,他正努力不断调整切入生活的视角,以便再现出他对生活生动独到的深刻理解。他不满足于把他所熟悉的生活生动地描述出来,而是努力选择独特的角度,去开掘他那相当丰厚的生活库存。他不太注重人物形象的刻画,而是努力把人物作为有生命的符号、世人心态的载体……他把这些紧扣在一个中心点上,揭示出社会上五光十色的人物心态,而社会心态往往是社会的镜子,这是刘剑波小说创作的一个突出特点,也是他创作上的长处。

 

刘剑波:一般小说主要是写人物写故事,我的小说往往是写心理较多,我比较注重刻画人的心理状态,我的小说故事情节不复杂,但有比较强烈的情绪氛围,我擅长对情绪的渲染

 

在刘剑波的小说中,你不会见到强硬的理性意图,也不会找到浅薄的感性堆积,看到的和感觉到的只有那属于他自己的感受。《水中风景》这部小说篇幅虽短,却给我留下了敏感、富有灵性的印象,这篇小说可以当作寓言来读,也可以当作现实来读,全凭读者的人生经验和学识来决定。《没有梦境》这部小说不像《水中风景》那样,它把主题提炼得那么集中强烈,作者只是把他感受到的生活用他独特的艺术感受表述出来,端给读者,让读者自己去品位。同样,他的另外几部小说,像《少年凌》、《梅儿》、《手摇电话》也别有一番情趣。总的来说,读刘剑波小说,有一种沁人心脾的美的享受,越是品位,便越觉得美味甘醇。你可以从下面这段文字里慢慢品味:

 

刘剑波小说赏析:黄昏时分,船老大向大堤走去,他那摇摇晃晃松松塌塌的身影,令人想起一棵疤痕累累的古树。

 

大堤上开满了金黄的野菊花,弥漫起一种香得令人透不过气来的味儿。这味儿因了一抹夕阳的照耀,轻轻悚动起一层温暖的氤氲。老人就坐在这芬香中,静静地等待着夜的降临。老人几次闭上眼,又几次睁开了。他喜欢看黄昏,也喜欢看黑夜。但在很久以前,他意识到自己不敢看从黄昏到黑夜的过程,这个生命消逝的过程,是怎样的令人目不忍睹啊。黄昏到来,还能让你摸到它的衣襟儿,可是黑夜的降临却是不知不觉的。有时黄昏和黑夜之间还有个明显的界限,还能让你拼着命去抓住黄昏,可有时黄昏还没有来,黑夜就悄悄地伏在那里了,还没等黄昏出现,它就扑愣开自己的翅膀了

 

这是刘剑波1994年发表的短篇小说《船的诱惑》中的一段文字,这篇小说曾经获得中国延安杯文学大赛一等奖。小说充分体现了刘剑波既走着继承传统的道路,又吸收着适合于自己的现代艺术个性,这与现今一些作家有意无意地采取一种所谓疏离生活、淡化主题和否定轻视一切的创作态度截然不同。他总是在寻求着时代的强音、光辉的理念、美好的希望。由于刘剑波以现代人的眼光追踪历史、思考未来,使得传统意义上的故事注入了新的内涵,爆发出惊人的审美情趣和深刻寓意,折射出强烈的哲理光芒。难怪他的这篇小说后来被《人民文学》纳入“新人佳作选”栏目而隆重推出。

 

小说是一种叙述文体,叙述方式的探索对于小说家来说,绝不是雕虫小技,而是决定小说艺术质量和形成作家艺术风格的重要因素。刘剑波小说的叙述方式是很有特点的。《我与船同造》这部小说的叙述方式是以“我”,一个“摸遍了夜的无数个迷蒙的小路,最后才找到一个宽敞的路口”的焦渴的孩子,来讲述那段难忘,给读者耳目一新的感觉,特别是叙述方式的转换,既吸引读者,非一口气读完不可,又使整个情节构架完整简洁,并富于多样化的色彩。这样的叙述笔调,这样的艺术风格,既与内容相表里,也更能表现出创作主体的风格,也就是说,更加属于刘剑波。

 

1996年发表的小说《金戒指遗址》与《最后的迁徙》无疑是刘剑波创作的又一次新飞跃。在前一篇中,刘剑波以诗的结构,时空交错切割的方式作历史与现实的、真与幻的穿插,实验性很强,在如何处理“历史”这一存在方面,他提示出了新的可能,《最后的迁徙》在一定意义上接续了这种意味,但处理得更为从容,更为丰富,通篇虚实相间,在尽可能展现的历史生活画面中,再现了人的无奈无助,实在的生活与虚幻的意义构成了沉重的价值反讽,这被当时的评论家称为新历史主义的代表作。

 

2000年以后,刘剑波开始尝试用不同的写作手法进行创作。2002年,受出版社邀约,刘剑波发表了长篇小说《我要》,这是他试图改变创作风格的一次尝试。文章中,作者用他的眼偷窥这世界,用心解读这世界,他把文字当成偷拍机,悄悄记录下许多画面:有众所周知的,有鲜为人知的,有光明正大的交易,有肮脏下流的勾当……这些不仅仅是一个个画面,还是包括着这些人物心里描绘和展现的,完全敞开、毫无隐私的立体舞台,在这个舞台上,人们的衣服掩不住灵魂,让读者看到了每一个角色所表演的美与丑、高尚和堕落的剧情。

 

刘剑波:《我要》这部小说是我尝试用通俗的手法写作,但我觉得这次尝试不是很成功,当时书是出版社约我写的,他想搞一个市场化的东西,但我写了后发现不是我喜欢的,后来我觉得我还是坚守严肃文学。严肃文学虽然比较寂寞,但更能反应文学的本质

 

一次失败的尝试,让刘剑波坚定了继续走严肃文学创作道路的想法,而在《雨花》杂志上发表的探索性短篇小说《蜕》,在坚持严肃文学的同时,还融进了意识流的写作手法,它使刘剑波从写实转向了抽象,由具体而趋向空灵。刘剑波由此理解了现代小说的一些基本而重要的内核,比如语言本身的负载功能,比如叙事层面与意义层面的张力,而一种广义象征是刘剑波注意营造的一种效果,将意蕴层从叙事层中剥离出来,将重心放在叙事层面的经营上,而将意蕴的焦距拉远,使之成为虚化的水月镜花。这时,叙事层面由于减少了意蕴层面的牵制而变得更有活力,更自满自足了。

 

刘剑波:从这篇小说开始,对西方现代派有了比较理性的认识,用他们的表现形式写作。作品中的老太太在一个小镇上度过她的一生,在她年迈时对一生的回忆,回想十分情绪化,很意识流,没有情节,有的是无尽的感伤,在小说中情绪像水一样一波一波进行流动。《蜕》相对来说比较成功,后来的小说中多多少少有这种思想,一直到现在都是比较注重用西方现代派的写法来写小说

 

2008年发表的中篇小说《我的文牍生涯》是刘剑波第一次采用魔幻现实主义手法写作,这篇小说在《特区文学》上刊发后,被文学评论家认为是“近几年来文坛最好的一部作品之一,清扫了当今文坛上萎靡不振的风气”。刘剑波的一位文友朱永峰十分喜爱这部作品。

 

出录音:《我的文牍生涯》,故事情节、人物描绘都非常成熟老练,语言风格更加趋于朴实,读了之后感觉我的这位作家朋友真正走向成熟。和他结识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,刘剑波的作品我看了很多,《我的文牍生涯》印象特别深,他中间刻画了几个人物,一个是我一个是老费,这都是写一种文牍,说白了就是秘书,生活中的喜怒哀乐,写出了他们的那种无奈,可以说从人性的深度刻画了人物。在刘剑波以往的作品中,有些人物心理偏于阴暗,在这篇作品中,老费这个人物虽然地位卑微,但有光明、温暖的一面,写出人性中美好的东西,而且故事采用魔幻现实主义的手法,特别有意思,后来老费骑着一条藏獒飞走了,不知所踪了,特别有意思

 

1989年第一部小说《海的诱惑》问世到现在,已有整整20年。20年间,童年生活一直是刘剑波最想表达的。

 

刘剑波:我的童年是70年代,一个人的童年生活对一生都有影响,对童年那段生活我一直想表达出来,因此写了好几篇小说,都比较有影响。描写父亲的小说《安息日》获德国贝塔斯曼文学奖一等奖,《哭泣》这部小说主要反映70年代的小镇生活,从一个少年的视角去看待当时一段世俗生活,获得紫金山文学奖

 

刘剑波作品《哭泣》赏析:当你喜欢上一个人时,你肯定会千方百计单独接近他。我发现,老师不怎么和别的老师来往,一下课就把自己关在寝室里。她的寝室是办公室后面一排房子最东面的一间,紧挨着河流。那是一条清澈见底的河,在晴朗的天气里,你会看到一些小鱼缠绕着苇草游来游去。那条河一直向西蜿蜒流去,据说它会一直流到县城,而老师的家就在县城里。

 

是的,我不再惧怕老师了,但我还没有足够的胆量去敲开她紧闭的寝室。那些日子里,我经常一个人小偷似的在老师寝室四周鬼鬼祟祟地转来转去。我焦虑地等待着她把门打开,从里面走出来。我设想着,如果她走出来,我就毫不犹豫地走上去,假模假样地请她解答某道作业题,或者装作伤心的样子,向她报告我的橡皮不知被谁偷去了。可是当老师真的从屋里走出来时,我却像兔子似的逃之夭夭了

 

这是刘剑波获得江苏省紫金山文学奖的中篇小说《哭泣》里的一个片段。在刘剑波心里,这个世界是由声音构成的,而生命的生长和消逝的过程,其实也就是声音的生长和消逝的过程。所以,他试图用他的好多作品表达出他耳朵里的声音。就拿《哭泣》来说,小说有两个主人公,一个是“父亲”,一个是“老师”。可以说,整个作品就是一部男女声二重唱。“父亲”的歌声粗犷,但有着金属的质地,他是那个时代勇敢的歌者。他大胆追求爱情,一心要做一个叛逆者,虽然最后他被自己的歌声扼杀了,但他的强悍让读者感叹不已。“老师”的歌声是委婉柔美的,有着怯弱的味道。她虽然心里爱着“父亲”,但在强大的世俗力量面前,她一直退却着。她的性格在那个时代有着典型性。欣赏《哭泣》最好的方式不是读,而是听,听某一个人对它声情并茂的朗诵。

 

南通市作协主席冯新民读过这部小说,也很有感慨。

 

出录音:小说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刘剑波的小说人物是充满个性的人物,刘剑波小说的语言是从小说中提炼出来的语言,刘剑波小说的结构是讲究艺术的结构。他把他对生活的观察和男性的阳刚之气带入他的小说。他的小说有一种让人震撼、让人感动、让人难以忘怀的魅力。因此,《哭泣》获江苏省第三届紫金山文学奖是一件意料之中的事

 

这就是我认识的刘剑波,一个孤独的作者,一个哲学型的作家。

 

好,听众朋友,今天的《如东大地》节目到这里就结束了,感谢各位收听,再见!

 苏ICP备08101270号 版权所有  如东县文化广电传媒中心(集团)  如东县文化广电传媒中心(集团)数据办制作
地址:中国江苏如东县掘港镇泰山路 电话:0513-84513370/81995220 传真:0513-845244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