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 如东新闻 视频新闻 广电概况 领导介绍 学习园地 图说广电 暂行文件 记者风采 广电先锋 节目预告
如东快讯
首页优秀节目广播优秀节目 >  正文
新店山歌王
【发布时间】2009/10/13 9:38:56 【浏览次数】 【编辑】 【作者】

  (出秦竹林演唱的《吆牛山歌•流水有源树有根》 压混)

    听众朋友,这高吭的声调、委婉的唱腔,来自江苏省如东县一个叫做新店的乡野。用时下最流行的一个词“原生态音乐”来比喻新店山歌是再恰当不过了。这首《吆牛山歌•流水有源树有根》的演唱者是一位八十高龄的老人,他曾经把号称“三十六拐”、“七十二弯”的新店山歌号子唱响南京、上海,他的名字叫秦竹林,住在素有“九沟十八汊”的水乡江苏省如东县新店镇新联村。

 

    见到秦竹林时,他正在田头给乡邻唱新店山歌:(出秦竹林演唱《削草山歌》)

 

    秦竹林:山歌唱得圆圆转……,削草山歌”压混”

 

  唱新店山歌,是秦竹林老人一生的骄傲,和他谈起山歌,老人就一脸的兴奋。他说,他曾把新店山歌唱到北京,他的名字和新店山歌一起被收进了《中国民歌集成》,他也被尊为“山歌王”。(出秦竹林录音)

 

    “八岁我跟我爷爷、伯伯、我父亲到石港听了唱山歌,到十二岁我就开始唱山歌的,唱起来也有一定的严肃,我也被我父亲刮过毛栗子,被我爷爷拎过耳朵的,你嗓子这么好,弯口为什么唱不上去?就逼着叫我唱正,到了十三岁我就放手了,就唱山歌去了。到财主家做东西,早起日出东方太阳红,到了日落西山太阳落,这个一天到夜的山歌。”

 

    过去生产劳动非常辛苦,其他文化形式也很少,劳动过程中来一首山歌,不仅能消除劳累,还能振奋精神:(出秦竹林演唱的《挑窑号子(扛笆斗号子)》)

 

  新店山歌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,秦竹林说不清,只知道在他的祖辈就有人唱山歌,他的爷爷、奶奶、伯父、父亲都是当地有名的山歌手,由于经常跟着跑,自己又喜欢,秦竹林渐渐地也学了不少。十三岁的时候到人家打散工做活计,他就能带头唱山歌、带头领号子了。(出秦竹林录音)

 

    “我爷爷说,你有这么好的嗓子不少饭吃,到人家做雇工去,不问做什么东西,没有号子打出来,人家不要你的,我爷爷奶奶爱唱歌,爱唱曲子,民间小调也叫我唱,哪点唱得不对要拎耳朵,挨打过骂过的,唱一个曲子一定要唱得好、标准。”

 

    经过几年的磨练,十六岁的秦竹林就去参加庙会的赛歌会,这一下子就唱出了名:(出秦竹林录音)

 

    “那时是在石港,我出的单声,唱词是这样的:栀子花开日日新,唱支山歌到北京,这首山歌唱出了名的。我出的单声,下面七个人和的空音。”

 

    当年的赛歌会人山人海,舞台是用桌子叠罗汉叠起来的,一共是四层桌子高,谁唱得好、唱得高就上一层。秦竹林一个单声就唱上了最上面的第四层桌子:(出秦竹林录音)

 

    “你能爬三张桌子、四张桌子爬上去了,一句送音你能唱得上去到第四张桌子,这就出好了,就标准了。你爬了快了,落音快了点又不行,慢了点又不行,正好站了桌子上了,一个音调就完整了。些打辫子的老人家就鼓掌,嗓子虽然不高得很,音调唱得好,打辫子的些老头拍手鼓掌。就从那时候,以后出了名。”

 

    那年头、那岁月,到什么人家唱什么山歌,做什么活计打什么号子,如削草有削草的山歌,耥稻有耥稻的山歌,挑担的汉子更是山歌不离口:(出秦竹林录音)

 

    “做样事情没有个号子不得劲,你比方有车水号子,你没有一上一落的,不得得劲。你打了号子才得劲,我哪怕跑个路都要打个号子。秦竹林唱:人逢喜事精神爽,我未曾开言喉咙痒。山歌唱的社会主义好,我把党来比母亲。以下压混”

 

    秦祝林的山歌不仅老百姓喜欢,专家们更是爱不释手。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、南通市音乐家协会名誉主席吴尧说,秦老的山歌百听不厌,越听越有味,他收集了不少秦祝林唱的山歌、号子,这些成了他从事音乐创作的源泉之一。(出吴尧录音)

 

    1996年《中国民歌集成•江苏卷》出版,这个集成里面收集了新店的山歌,介绍新店山歌的时候其中有一个条目,就是介绍新店的山歌王秦竹林,两个人,还有个郑云成,郑云成几年前已经入土为安了,现在就是秦竹林,秦竹林现在作为老歌手是最后的一个歌手。秦竹林之所以成为山歌王,其中有一个最拿门的,一个是号子,号子就是《讨饭号子•穷人跟着共产党》,这个唱到上海,唱到南京,这是我们新店号子之中的领导者、最好的。”

 

    (出《讨饭号子•穷人跟着共产党》)

 

  “老伙计,哎,你果曾到过杨曹乡,我到过的呗,杨曹乡是鱼米乡,鱼米乡,鬼子来了遭了殃,遭了殃,烧呀抢呀杀呀,烧呀抢呀杀呀,老百姓的日子苦哎苦难当。老伙计,哎,你果愿去杨曹乡,我愿意的呗,抗战参加游击队、游击队,我撂掉手中讨饭棒、讨饭棒,叮呀咚咚嚓,嚓呀叮呀嚓,抗战参加游击队,我撂掉手中讨饭棒,我穷人翻身求解放,永远跟着共产党,永远跟着共产党。”

 

   音乐家吴尧说,新店山歌曾经有许多热情的传唱者,但能称为“山歌王”的如今只有秦祝林一人了。如今老人已唱不动了。刚才大家听到的这首《讨饭号子•穷人跟着共产党》,是秦竹林25年前和他徒弟邵乐标的演唱录音。

 

   秦竹林的山歌唱在北京演唱的时候,中央音乐研究所和音乐学院的专家没少给秦祝林鼓掌叫好。那个时候,是秦竹林最辉煌的日子,最让秦竹林记忆犹新的是,1982年,为当时的文化部代部长周巍峙等领导演唱新店山歌。(出秦竹林录音)

 

    “最后结束了以后,文化部长来和我握手:你怎么会唱这些山歌的?我说的从小跟着我上人学的。你好好专心学习,你多培养人才,不要把新店的山歌弄忘了,下面唱的人不多了,有的人会唱的但不曾受过久经考验,他们各有各的路去了,你要坚持下去。”

 

   但是,让老人无奈的是,新店山歌的传承者已经很少很少了,八十高龄的他现在已没有了徒弟。

 

    “这个痛心呀,痛心得不得了,没有法子呀。他们不喜爱这个东西。山歌唱了多多少,下头没有个接班的,我也心愧,没有意思了。”

 

    秦竹林说,一方水土养育了一方人,也孕育了这里独有的文化。新店山歌也是这样,有自己鲜明的个性特征,就是“侉”。在外行看来,山歌是随便哼哼的,其实不然,这个调儿的音一点都不能走,走了一点就失去了山歌的韵味,所以,音定得很死,不能随便高低,这和戏曲里的西皮二黄的调格一样,都是铁硬的功夫。

 

  音乐家吴尧说,唱山歌,声音响亮一气呵成便是成功,原生态的民歌本身就是劳作时的呐喊、劳苦时的发泄、劳累时的呻吟,劳动产生的歌是最美的歌:(出秦竹林演唱的《拉纤号子》)

 

    (《拉纤号子》出20秒后压混)

 

    (出秦竹林录音)

 

    “这个几年当中我主要的,听着点哪些伢儿嗓子好点,先在村里找的,找了两个伢儿,那些远的伢儿也找不到,现在我目标只有两个,有两个伢儿我要把他培养起来,歌儿词儿总会唱了,还要下劲培养,光我一个人会哼了,我把两个伢儿培养起来了,也是我的接班人,我是这么想的,有个传宗接后。”

 

  现在有许多上了年纪的人碰到秦竹林,都要喊声老伙计,还有的人搞不清秦竹林是谁,但提起“老伙计”,便知道他是唱山歌的。“老伙计”成了秦竹林的又一个名字:(出《讨饭号子•穷人跟着共产党》)

 

  “老伙计,哎,你果曾到过杨曹乡,我到过的呗,杨曹乡是鱼米乡,鱼米乡。(以下压混)”

 

    老伙计